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ETS (人生的意義·V)

  在自動駕駛系統全面上路後,政府將領照標準一口氣拉得非常高,但雞毛蒜皮小事就吊照,以此逐年淘汰了人類駕駛。實用主義大眾沒什麼意見,亦不時可見到輿論讚嘆零事故率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但熱愛雙手掌握方向盤感覺的人只能到深山野嶺的自費保留區開車——大多數園地都二十四小時人滿為患,網路上流傳能夠無照開車地方的留言總會迅速地又被同路車友舉報刪除以保護最後的淨土,又或避免被附近居民發現第二天就被檢舉。在事情變成這樣以前,他們也試圖抗爭,但卻無法立證讓人類駕駛增加用路風險的道德正當性,只好灰頭土臉地遁入地下論壇。

2015年5月23日 星期六

Preset


  feat.HATSUNE MIKU - preset – OFFICIAL
致敬

-----------------------


  我推著點滴架,拖著腳步,慢吞吞地穿過走廊。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燈雖然開著卻好像一點也不亮。即使如此,靠牆的候診長椅上還是坐著個人影和一顆氣球。那個男孩抬頭起來看我,大腿上放著攤開的素描本。
  「嗨。」我有氣無力地說。
  「你看起來真糟。」他倒是毫不留情。「振作點好嗎?」
  「我也很想啊。」
  我小心翼翼地把點滴架推到適當的定點上,然後手撐著牆壁,用簡直像停格播放的慢動作坐到男孩旁邊。「今天我什麼也沒吃,別要求太多。」
  他仍然一副「關我什麼事」的態度:「什麼都沒吃,不會死掉嗎?」
  「希望不會。」
  我背靠著牆,看著他再度埋首於素描本,豪邁地在四開白紙上用黑色蠟筆由左到右拉出兩條平行線。

命題作文:地景、破譯

流浪的Callus 16.5

九月八日



  環顧四周,除了矗立入空的林木、林木,還是林木。即使時日已半步踏入秋季,但此處仍滿山遍布翠綠。吱啁鳥鳴在清晨微潮的靜謐中格外清晰——抱歉,風景太美,好像連我也不禁變得文藝起來了。



  在這片起伏綿延、杳無人跡的地景中,我和作家面前卻突然冒出了座小屋。本來我們只是看地圖上有條溪想過去看看而已,但沒走幾步路,眼前這間木造建築便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小屋本身沒有門廊也沒有院子,形容成倉庫或許還更貼切一點。正面對開的大門緊閉,門把上捆著鏽蝕鐵鍊、還掛了個看起來相當有年代的鑰匙鎖。我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碎屑沿著邊緣剝落,指尖也被染成紅色。

  即使如此,這房子明顯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住了。排成牆壁的木板條已自然腐朽,之間的開口大到松鼠就在我們眼前溜了進去;爬藤植物橫越剩下的牆面,而上方樹木垂下的氣根吃進屋頂,似乎挖出了不少縫隙。有隻青色羽毛、身形纖瘦的鳥優雅地落在其中一條枝幹上,然後立刻消失在盤根錯節當中。

  「你……」我斜眼看著正蹲在地上朝破洞裡望的作家,「你該不會想進去吧。」

  「不行嗎?感覺能當下部廢墟小說的題材。」他仍然對著洞口說。

  「門鎖著耶,你有辦法用鑽的話就隨便你。」

  「另一邊看起來有後門啊。」作家從地上站起來,「下坡小心點喔。」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命題作文:集體行動、亞細亞

  「三浦號,這裡是深洋,入水準備就緒。」狹小的圓形加壓艙中,二號駕駛員柳原對著通話機說。她平常都綁著馬尾,只有出任務時把頭髮盤起來,看起來比平時成熟。

  「這裡頭還真的很狹窄……」

  看著面朝觀景窗以標準姿勢趴臥在地面軟墊上、手長腳長的美國男子,一副好像不曉得該把自己手腳塞在哪裡的樣子,今原敏行忍俊不住。

  「阿今前輩,不可以嘲笑客人。」說這話的柳原明顯也在憋笑。

  「別太過分囉,我只是長得高了點!」

  手離開儀器,今原坐回墊子上,感受自己所身處的這個小空間緩緩向下移動,然後「咚」地入水的震動。

  

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新刊【杯敬昔日友人】

宣傳圖

我們沒沒無聞的研究室,因挖到了古代文明的高科技遺物一炮而紅。在好不容易解讀其功能後,發現製造這物品的古代文明,竟然是……
【昔日友人】

……以及其他像這種感覺的各式極短篇。

作者:st(森青)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平行反應+(尾聲)

(尾聲)
  

平行反應+(12)

(12)
  
  蘭潭區域大霧瀰漫,在夏日斜陽裡整片染成了深橘紅色,似乎本不該是這季節的景色。
  當劉遠澄駕駛繭抵達時,看到的是缺了個V字開口的蘭潭,所幸破裂處很淺,並未讓大水直奔市區。
  螢幕上顯示,敵人就在這片霧中。